百书楼 > 其他小说 > 柯学验尸官 > 第41章 不讲套路的凶手
    为铃木园子验好伤,林新一很快赶到案发现场。

    而这时,工藤大侦探已经抢先赶到“赛场”一分多钟了。

    以他的智谋,这点时间应该够他推理出很多东西。

    但是,当林新一缓缓走进那间女卫生间,来到这杀人现场的时候...

    他却发现,大侦探工藤新一正脸色僵硬地站在那尸体旁边,眉头紧皱着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情况怎么样,工藤?”

    林新一隐隐觉得不妙。

    要知道,昨天他在案发现场见到工藤的时候,这位名侦探的表情可一直是“我明白了”、“我又懂了”。

    而现在,工藤新一的反应却是:

    “(╯_╰)”

    工藤的目光不再显得兴奋,反而变得凝重而认真。

    他似乎已经忘了这是一场他自己挑起的比试,甚至主动地放下姿态:

    “林新一先生,你也帮忙看看吧。”

    “或许,你能从这里看出什么我注意不到的东西。”

    一分钟后...

    铃木园子一边用买来的冰可乐轻轻敷着自己受伤的颈部,一边迫不及待地回到了她不久前才刚刚逃离的女洗手间。

    她并不是什么高中生侦探,自然不会喜欢看那血淋淋的尸体和案发现场。

    但现在情况不同,毕竟,林新一正在那里查案。

    铃木园子就是因为一篇讲述林新一破案经历的报道而盯上他的,作为林新一的粉丝,她自然不会错过这种偶像展现自身学识和魅力的最佳时刻。

    “如果是林新一大人的话,肯定能更快看破真相的。”

    “哈哈哈...工藤那小子又要吃瘪了!”

    铃木园子瞬间忘掉了自己和工藤新一的多年交情,站到了自己偶像的那一边。

    就这样,想象着林新一展现智慧、破解谜题、追缉真凶、吊打工藤的帅气画面,她兴冲冲地赶回了案发现场。

    然后,她就看见,在那女洗手间里...

    工藤站在那里发呆,林新一也站在那里发呆。

    两个人都不说话,只是在安静地思考。

    “怎么了...”

    铃木园子感受到了气氛的凝重:

    “这个案子...有问题吗?”

    林新一仍在若有所思地继续观察现场,一时没有反应。

    而工藤却是轻轻一叹:“这案子有点棘手。”

    “唉?”

    铃木园子有些意外,或者说震惊。

    她相信工藤有可能会慢林新一一步找到真相,但却从未怀疑工藤会破不了案。

    毕竟,认识的时间久了,在她的印象里,就从来没有哪个案子是能困扰住这位名侦探的。

    不管什么案子,只要工藤新一出手,罪犯就会像是被浇了盐水的贝壳一样,把自己藏在保护壳下的真面目暴露出来。

    可现在,他竟然真被案子给难住了。

    “难道就连你...都没办法看穿凶手的作案手法吗?”

    铃木园子不由吃惊地感叹道。

    “不...凶手的手法倒是很容易看懂。”

    “而我也的确在现场发现了很多东西。”

    工藤新一轻轻地叹了口气,然后缓缓道出了自己的发现:

    “比如说,死者随身携带的挎包明显有被翻动过的痕迹。”

    “她的钱包被从挎包中取出后丢在地上,里面的证件和银行卡都还在,但现金却不翼而飞。”

    “你的意思是...”铃木园子听懂了工藤的想法:“这可能是一起抢劫案?”

    “没错。”

    工藤新一点了点头,继续补充道:

    “如果是蓄意杀人,通常需要很长时间的策划和准备。”

    “作案时间、作案地点,这些都得提前小心选定。”

    “而我来现场调查之前就问过电车站的工作人员了:”

    “那警示牌是在差不多一小时前,因为卫生间的通风设备意外损坏,为了防止臭气积蓄污染站台环境,所以才临时竖立起来的。”

    “也就是说,这卫生间到现在只有短短一小时的无人使用时间。”

    “在此之前,这里一直有乘客进进出出,根本没有被提前选为作案地点的条件。”

    “所以,这就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此案是蓄意谋杀的可能。”

    “这...”园子还是觉得哪里不对:

    “可是,这间卫生间是设备损坏的啊——”

    “虽然损坏的只是通风设备,但乘客并不知道这一点。”

    “如果死者不是被早就准备将其谋杀的凶手设计引到这里的,那她为什么要进一间可能无法使用的卫生间呢?”

    “原因很简单。”

    说着,工藤新一又指了指尸体不远处,地面上散落着的便携式化妆盒:

    “看到了吗?死者是一名穿着时尚、打扮精致的年轻女性,现场还有她遗留下来的,被打翻在地的化妆工具。”

    “这...”

    铃木园子骤然反应过来:

    “死者其实跟之前的我一样,是进来化妆的?”

    化妆只需要用到镜子,就算卫生间设备有所损坏也没影响。

    所以死者才会进到这无人使用的卫生间来。

    “很可能是这样。”

    工藤新一点了点头,回答道:

    “总之,从目前能找到的线索来看:”

    “我只能推测死者是在独自进入卫生间时引起了凶手的注意,而凶手尾随死者来到这里实施抢劫,结果没有控制住局面,失手将其杀死。”

    “原来如此...”

    “所以这就只是简单的抢劫杀人案?”

    铃木大小姐却又突然反应过来:

    “等等...那这个案子不是都被你看穿了吗?”

    “凶手的手法这么简单,你还皱着眉头做什么?”

    “......”

    工藤新一一阵沉默,脸上写着无奈:

    “知道杀人手法也没用啊...”

    “卫生间前的一大片区域都没有监控摄像,根本不知道案发时间有谁进出。”

    “而这凶手大概率和死者不认识,临时起意把人一刀捅死,这让我没办法从死者的社会关系上展开调查。”

    “死者在生前也没能实现有效的反抗,没有在指甲里留下凶手的皮屑。”

    “唔...”铃木园子呆呆地思忖了一下:

    的确,光知道杀人手法好像没用,还得找到能锁定凶手的物证才行。

    “那凶器呢?”

    “凶器上总该有凶手留下的指纹吧?”

    她马上就帮着工藤新一想到了一个调查方向。

    但她能想到的,大侦探自然也能想到:

    “凶器的确被留在了案发现场。”

    “而且就扔在那边的厕所隔间里。”

    说着,工藤新一特地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厕所隔间。

    铃木园子顺势望去:

    从倒伏在洗手台前的尸体到那厕所隔间,大概隔着3、4米的距离。

    而在这3、4米距离间的地板上,零零落落地洒着一长串猩红色的小血滴。

    “死者胸腹中刀出血严重,她如果行走起来,留下的血迹绝不会如此之少。”

    “所以,那一长串小血滴一定是凶手留下的。”

    “他在洗手台前杀完人,很快便意识到自己需要清理现场。”

    “所以,他就提着染血的刀刃走到了那个厕所隔间,打开隔间门,顺势把短刀也扔在了那里。”

    工藤新一这样细细地解释道。

    “为什么要特地把刀扔到那个隔间?”铃木园子很是不解。

    “扔刀只是顺手而为。”

    “我推测,他真正的目的,应该是把最有可能沾染到自己皮屑的手套扔进隔间的马桶里冲走——”

    “是的,凶手抢劫杀人的时候是戴了手套的。”

    明明是在叙述自己的发现,但工藤新一却显得非常无奈:

    “因为他在厕所隔间门、以及马桶冲水按钮上留下的那几个血指印...”

    “那几个血指印全都光滑平整,根本就没有指纹的纹路。”

    “只有戴着乳胶手套,才有可能留着这样的指印。”

    “这说明凶手多半是个抢劫惯犯,他从一开始就准备好了乳胶手套。”

    “这样一来,他也不会在任何地方留下指纹。”

    “而因为有乳胶手套在,死者的鲜血也不会沾到他手上,在他身上留下血迹。”

    “最后,这家伙再把容易沾染自身皮屑的手套扔进马桶里冲掉,警察就更难找到能锁定他身份的物证了。”

    说完这些,工藤新一愈发觉得憋闷:

    因为这个案子和他以前遇到的都完全不同。

    他以前解决的案子的确很多,但不知怎的,那些案子基本都有一个共同的套路:

    那就是凶手喜欢自作聪明地去设计各种复杂的杀人机关、精巧的不在场证明,杀完人不仅不跑,还留在现场跟侦探斗智斗勇。

    而工藤新一每次一出场,基本就能马上从死者的社会关系中锁定出3个嫌疑人来(一般是3个,偶然也有例外)。

    最后,就是大侦探通过智慧破解犯人设下的杀人诡计,从那3个嫌疑人中揪出真正的犯人。

    这才是工藤新一习惯的破案流程。

    但这次嘛...

    因为现场封锁得及时,潜在嫌疑人倒是也锁定了。

    可他们加起来足足有100多号人,根本就玩不了3选1的老套路。

    而凶手也大概率和死者不认识,他临时起意上来捅了一刀,收拾完现场就直接玩起了消失。

    这手法简单粗暴,根本就用不着推理。

    现在需要的根本不是什么高智商的侦探,而是能找出犯人痕迹的技术手段,是一双知道该怎么寻找痕迹的科学的眼睛。

    唉...

    工藤新一不由对凶手生出了浓浓的怨念:

    这混蛋...

    杀人连个诡计都不用...

    你怎么能不按套路出牌!

    :( 柯学验尸官 http://www.baishu6.com/9_9854/ 移动版阅读m.baishu6.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