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玄幻小说 > 诗意的情感 > 第1142章.邓丽君(爱情季节)
    《邓丽君》(长篇小说)上卷《天才少女》张宝同

    台北的冬季过得很快,不觉间天气就开始温暖起来。但这一些似乎对邓丽君都没有什么影响,因为她的心中始终充满着爱的甜蜜。她觉得爱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感觉最奇妙最美好的一种情感。有了爱,天地变得明媚而富有生气,阳光也格外地温和明亮,整个世界都充满着希望。她觉得她是为了唱歌而生,也是为了爱情而生。唱歌让她感到她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价值,而爱情让她感到了这个世界的美好。

    自《一见你就笑》唱片发行之后,朱坚一直为唱片的发行和销售在忙碌着。而邓丽君又接到了宇宙唱片公司邀她在《谢谢总经理》中担任主角的拍摄工作。《谢谢总经理》是由宇宙唱片公司为庆祝邓丽君唱片持续畅销而出资拍摄的歌舞影片。影片共有14个主要情节和歌曲,由谢君仪执导,由邓丽君和孙越、李敏郎等领衔主演。

    拍摄工作非常紧张,从早到晚忙碌着,有时晚上还要加班加点。所以,邓丽君已经把所有的演唱合同全部取消。她喜欢这种忙忙碌碌的工作,可是,等忙碌一天,开始放松下来时,心里但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恋人朱坚。可是,她已经有好些天没有见到他了。心中的那种渴望让她有种淡淡的失落,她想他们啥时才能见面呢?

    她挡车回到家里,先是进到自己的屋里换衣服换鞋。这是她每天生活的习惯。她进到屋里,拉开电灯,正要换衣服。突然,电话铃响了。她觉得奇怪:家里并没有安装电话,怎么会有电话铃声呢?可是,电话还在响着,而且,她看到在床边的小柜上就摆放着一部红色的电话座机。她想这是妈妈刚让电话公司安装的,因为她对妈妈说过好几次了,要妈妈在家里安上一部电话,有什么事好跟人家公司相互联系。

    她拿起了电话听筒,就问,“你好,你是哪位?”

    对方说,“怎么,你听不出来?”

    她觉得这有点像是朱坚的声音,可是,他怎么会有她家的电话号码,于是,她有些抱歉地说,“感觉你的声音有点熟,可是,一时想不起了。”

    那边说,“我是朱坚。”

    她一怔,说,“可你咋知道我家的电话号码?”

    朱坚说,“这可是个秘密,不告诉你。”记住网址m.luoqiuzw.com

    邓丽君说,“可是我家的电话号码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呢。”

    朱坚问,“电影拍得还顺利吧?”

    邓丽君说,“还算顺利,就是好些天没见你了,好想见你。”

    朱坚说,“我也想你,可是,没办法,我现在在香港,是昨天下午才到的。”

    邓丽君不觉得心头一震,问,“那你为什么不给我打个招呼,我去机场送你?”

    朱坚说,“我事先也不知道,可是,香港这边有了急事,父亲就让我马上过去处理。我去机场前去了你们拍摄场,想跟你道别,可是,人家说你正在拍摄,不让我进到拍摄现场。”

    邓丽君马上问道,“那你啥时回来?”

    朱坚说,“说不来,我恐怕最少要在这里呆上半年。”

    邓丽君说,“天呀,你要在那里呆上半年?这样说我们半年不能见面了?”

    朱坚说,“是的,我会非常想你。”

    邓丽君说,“我现在都在想你。半年时间,这长的日子该咋过呀?”

    这时,妈妈进到屋里,对她说,“快点吃饭吧,饭都凉了。”

    邓丽君见母亲站在旁边,就只好对朱坚说,“不好意思,我妈让我吃饭了,一会我给你打过去。”

    邓丽君放下电话,问母亲,“你把电话安上了?”

    母亲说,“不是我安的,是一个叫朱坚的人让人家安的。”然后就问,“朱坚是谁?他怎么会给咱们家安电话?”

    邓丽君回答说,“朱坚是宇宙唱片公司的一个经理。”因为她不想让母亲知道她在跟别人谈恋爱。

    匆匆忙忙地吃过饭,邓丽君就急忙给朱坚打电话,可是,接电话的人说朱坚去了香港。邓丽君这才意识到她把电话打错了。因为她打的是朱坚在台北公司的电话,而朱坚在香港的电话她忘了问了。

    邓丽君不知道朱坚的电话号码,没办法给他打电话,但她想朱坚肯定会给她打电话来的。于是,她就坐在灯下看书等着。这是一本名叫《伊豆歌女》的书。是日本作家川端康成的一部杰出的中篇小说,讲述着少男少女之间初恋的那种朦胧和纯真的情感。让人读着有一种空灵美好的清新之感。这本书她已经看过两遍了。

    大概过了半小时,电话铃又响了。她赶忙拿起听筒,说,“是朱经理吗?”

    对面说,“是的,我的小公主。”

    邓丽君故做生气的样子,说,“谁让你为我们家安装电话?”

    朱坚说,“怎么,生气了?”

    邓丽君说,“就是生气了,好像我们家安装不起电话似的。”

    朱坚马上解释说,“因为我要离开台北去香港了,我怕很长时间见不到你,会非常地想念你,就让人给你安装了电话,好让我们可以打打电话,叙叙衷情。我之所以事先没征求你的意见,主要是想给你一个惊喜。”

    邓丽君马上就说,“我是感到很惊喜,也在心里感谢你。你真是很细心,很会关心别人的好男人。”

    朱坚说,“那你没有生我的气?”

    邓丽君说,“我想你还想不够呢,哪还会生你的气。”

    朱坚说,“那我就放心了。吃完饭了?”

    她说,“刚吃完。”

    朱坚问,“吃的啥饭?”

    邓丽君说,“米饭,还有炒虾仁和空心菜。”

    朱坚说,“一定很好吃吧?”

    邓丽君说,“是的,你要是喜欢吃,等你回来了,我让我妈给你做。”

    朱坚说,“那种感觉一定很好。我只能盼望了。”

    邓丽君问他,“你为何要在香港呆那么久?”

    朱坚说,“因为要跟一家外国公司签定销售合同,这些事情本来不该让我来办,可是我爸爸不相信别人,非要让我来办。我得要跟人家慢慢熟悉,取得信任,才能跟人家打交道。”

    邓丽君说,“听说香港与大陆靠得很近是吗?”

    朱坚说,“是的,香港有个叫沙头角的地方,那里有条中英街,长不过几百米,宽只有五六米,街道两旁店铺拥挤,东边属中方,西边属港英当局,人们一不小心就会跑到了对面。但是,水泥路的街心埋有一块四棱柱花岗石界碑,而且,两边的人也都不允许越界。”

    邓丽君说,“那里一定很好玩吧?”

    朱坚说,“是有些挺好玩的地方,只是我刚到,还不熟悉。再是我一人出去玩也没意思,等啥时我带你专门过来,咱们一起好好地玩玩。”

    不觉间,邓丽君看到墙上的钟表已指向了十一点钟,她这时才想到他们已经通了两个来小时的话了,而且她也知道长途通话的话费很贵,就赶忙跟对方说晚安。

    :( 诗意的情感 http://www.baishu6.com/4_4365/ 移动版阅读m.baishu6.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