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其他小说 > 捡到一本三国志 > 第0789章 奢华溷藩
    豫州,安城

    诸葛亮站在一旁,脸上满是笑容,袁耀还从未见过师君如此欣喜的模样,今日,他们是来拿庙堂援助的,马车排成了长龙,缓缓朝着安城行驶而来,诸葛亮就站在一旁,看着这些马车,马车上载着粮食,钱财,还有一些其余的物资,全部都是给诸葛亮,用以发展豫州所用的。

    有了这些东西,想要发展地方,也就不再是空话。

    豫州的诸多官吏,以及百姓,都是在道路两旁,热情的接待这些雒阳的来客,诸葛亮看着这情景,低声的说道:“耀儿啊,这第一步该做什么,你可知道?”

    “应当是开始矿场的修建罢?”

    “不。”,诸葛亮摇着头,问道:“你再想一想?”

    “那就是开垦耕地?”

    “唉...”,诸葛亮长叹了一声,摇了摇头,每当这个时候,袁耀总是觉得很无奈,他很害怕师君的这种摇头,总是让他有一种自己不成器的感觉,他苦笑着说道:“弟子愚笨,还望师君能够告知。”

    “你想要在豫州大展身手,发展地方,那只是你自己的想法罢了,而要做成这些,就需要得到更多人的支持,庙堂里的支持已经是有了,接下来,自然是获取豫州的支持啊...”,诸葛亮说着,袁耀恍然大悟,方才问道:“师君的意思,是要用这些钱来贿赂豫州的官民?”

    诸葛亮瞥了他一眼,说道:“这话语勿要说的如此难听,嗯,虽然难听,不过,的确是这个道理,想要发展豫州,第一步,自然是要得到豫州官民的支持。”

    “可是,阿父,就是这么多的钱,也不够贿赂..嗯...收买那么多人罢?”

    “你这用词..以后用一些好的词,例如获取支持,得到相助这样的...”

    “谨喏!”

    诸葛亮看着远处欢呼的百姓,满脸兴奋的官吏们,认真的说道:“如今,豫州官民皆然欣喜,只是因雒阳的物资运到,他们觉得,自己的日子会变得更好,至于官吏们,则是因为有了大展身手的机会,故而,想要获取他们的支持,都不是困难的事情,甚至都不需要用到这些钱财。”

    “我之所以让庙堂多派了些车马,就是为了让这几亿钱财显得更加惊人,足以安民心。”

    袁耀皱着眉头,点了点头,说道:“师君,我明白了,也就是说,治政的第一步,就是要尽可能的得到更多人的支持,这样才方便接下来的施行。”

    “不错。”

    诸葛亮挥了挥手,说道:“交予你一个任务....”

    “师君吩咐便可!”,袁耀有些激动,这可是师君初次在治政的时候带上了他,诸葛亮平静的说道:“我要举办一个大宴,款待从雒阳到来的官吏...举民同乐,嗯,你且回府,以我的名义,给各地的太守们写信,就说物资已经到达,他们可以开始对于地方的治理了,另外....”

    “告诉他们,天子将来会南巡豫州,定然要做好,给天子看看他们的能力。”

    袁耀认真的记着,听完师君的话,有些惊讶的问道:“天子要来豫州??”

    “我不知道。”

    “原来是骗他们啊!”

    “.....”

    袁耀迅速回到了府邸,进了书房,拿了纸张笔墨,就开始书写了起来,他写的格外认真,避免出现错字,或者是不通顺的地方,奈何,写了几次,还是没能一气呵成,总是有让他不满意的,作废了数张纸,他这才无奈的拿出了一张白纸,开始书写了起来。

    他先是列好了草稿,这才继续的书写。

    这一次,他总算是写完了各个书信,看着自己的笔墨,袁耀脸上笑开了花,他急忙走出书房去,看着一个亲随,叫道:“你替我将这几封书信送到各地太守那里去,对了,要快一些!这是师君的命令!”,亲随连忙低头称是,拿着书信便离开了这里。

    袁耀也出了院,去寻找师君。

    刚刚出了院落,袁耀就被吓了一跳,街道上密密麻麻的全部都是人,袁耀这里还好一些,毕竟州牧府,没有人敢靠的太近,门口还有两个士卒守护呢,可是在几尺之外,那就是人携着人,众人都被人流裹挟,朝着前方走去,袁耀吃惊的站在一旁,看着人群,却不敢靠近。

    他看着一旁的守卫,问道:“兄长,他们这是怎么了?”

    “据说啊,天子有恩泽..他们都是去领恩泽的。”

    “什么是天子恩泽啊?”,袁耀一头雾水,当他看向了远处的时候,他还是清楚的看到了那情况,几个从雒阳前来的官吏,站在马车之上,正朝着周围的百姓撒去钱币,一时间,年轻人纷纷跳起,都希望能拿到这些钱,当然,铜钱并不多,这样的争夺,也不能算是丢了士子颜面的行为。

    因为他们争夺的并不是钱,而是天子的恩泽,据说,能够在第一时间拿到钱的人,能够得到天子的庇佑。

    袁耀正茫然的看着这盛景,听着百姓们的欢呼,一个手臂忽然放在他的肩膀上,失神的袁耀吓得险些跳了起来,转头一看,却是师君,袁耀这才有些无奈的说道:“师君,你怎么走路都没有个声,神出鬼没的??”,诸葛亮没有理会他,只是看着远处的人群,问道:“你看,百姓很是开心。”

    “阿父就是通过这样的手段得到百姓的支持?”

    “不,远远没有如此简单,需要做的事情很多,不过,最重要的,还是要让他们感受到切实的好处,光是这么一次的兴奋劲,没有办法让他们持续保持长达数个月的热情....”

    “那要如何收买他们呢?”

    “嗯,当然是通过最快让他们得到好处的方法,就比如来说,翻修一些损坏的道路,盖上一些公用的溷藩,建一些道中可以歇脚的地方,成效越快越好,只有这样,百姓们才能感受到与往日的不同,也就会更加的支持接下来的建设,矿场,开垦,都需要征用大量的百姓,没有热情,是很难完成的。”

    诸葛亮说着,低下头来,看到紧锁眉头,强行背着自己言语的袁耀,不由得笑了笑。

    这小子虽愚笨,好歹肯用功。

    袁耀便一直跟在诸葛亮的身边,在送走了这些雒阳来客之后,诸葛亮便开始了他所谓的那些小工程,甚至,袁耀还被他派为了监工,原本袁耀是应该开心的,可是知道了自己具体负责什么之后,却是笑不出来,豫州都在翻修损坏的道路,诸葛亮则是亲自负责建设驿站,观察豫州的地形。

    而袁耀,他负责修溷藩!

    溷藩是那般肮脏之地啊!

    平日里,文人墨客都不会轻易的将这个词讲述起来,因为觉得污秽,甚至,他们将上溷藩唤作更衣,也是尽量用一些不是那么肮脏的词语来代替,可袁耀就避免不了,当然,刚刚修建的溷藩并没有臭味,因为还没有人来用,可是,袁耀心里还是很苦啊。

    好不容易有了些可以吹嘘的经历,结果却是修溷藩?

    他都能想到,自己回到雒阳之后的场景了。

    “听闻你参与了豫州之建设,请问你在那里做了什么?”

    “修溷藩。”

    这话他是说不出口啊。

    可是,无论他是哀求还是抗拒,诸葛亮都没有纵容他,一心就是要让他修建溷藩,诸葛亮也有自己的道理,袁耀身上的纨绔气息太重,需要溷藩的臭气来调和一下他的心境,让他改变那种骄横,诸葛亮告诉他,只要是方便与百姓的事情,就没有贵贱之分。

    昔日贵如曹司徒,也是没有觉得溷藩肮脏,以上奏庙堂,在全国内大范围的修建,运用在农田上,也是使得街道整洁,疾病不再,这样的功德,岂能是肮脏的呢?王司徒所做的那么多事情里,为师最敬佩的就是他的这件事情啊,他告知了天下人,何为治世之能臣,莫非你袁耀贵与司徒乎?

    听闻师君的这些言语,袁耀也是深刻的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自己的错误就在于,不该想着与跟师君辩论,应当老老实实的去办师君的委托,还说什么,修溷藩罢!

    袁耀便开始从安城一代开始修建溷藩,当然,他还年幼,说是监工,其实也就是看着匠人们修建,自己在一旁观看进度,另外,负责与当地的官吏豪强之流交流,他不只是有个州牧弟子的身份,还有个汝南袁氏的身份,在这里,是非常好用的,听闻袁氏的嫡传亲自来这里修溷藩了,各地豪强纷纷响应。

    一时间,这修建溷藩的事情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有了豪强的资助,这溷藩修建的那叫一个宽阔,一个隔间就能容下三个人同时方便,木材石料都是上好的,每个亭里都进行了修建,同时,溷藩设计的也是巧妙,下方设立槽,方便将污秽之物运出去。

    同时,袁耀的名声也渐渐传播在了百姓的口中,百姓们知道,诸葛亮有一位弟子,不只是因他袁氏的出身,还有,就是他极为擅长修建溷藩,每当百姓们在如此奢华的溷藩内方便的时候,都会情不自禁的夸赞起这位袁氏的嫡子来。

    这修的可真好啊,不愧是州牧的弟子啊!( 捡到一本三国志 http://www.baishu6.com/4_4314/ 移动版阅读m.baishu6.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