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玄幻小说 > 娇艳异想 > 第六章 暗度陈仓
    前请提要:

    辉少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是一片白茫茫的景象,几位老婆哭的好生凄惨疮凉。看样子自己是昏过去好几天了,事实上也的确是昏死了几天,因为墙上的日历和他昏过去还有记忆的哪天相差很远,也难怪此刻肚子饿得慌,老婆们哭得梨花带雨,春雨潇潇,辉少有一瞬间的恍惚,是否是自己连人带车冲下海去的时候随波逐流漂回了青城,然后很偶然地被在岸边休闲的老婆们给“顺便”捡了回来。

    “爷醒了?!”所有人连跑带跳地飞一般火速围到床边,有惊喜,有乐极,有恸哭,人间百态集于此。

    “这儿是珠海,你被洪兴社的造反派追杀,我们救了你然后渡洋过海,暂时在内陆养精蓄锐。”石友三出其不意地出现在此,跟辉少道知洪老爷子及众元老遇害的消息,并亮出自己的真实身份,让雷少辉好生意外。

    原来他雷少辉一直朝夕相处称兄道弟的好友石友三的身份是如此特殊!辉少顿时觉得当初自己是救对了人。这位老兄竟然是大陆公安派来的卧底。还是特种部队的精英分子。刚刚竟然还怀疑起他来,稍显有点不好意思。

    辉少:“这洪宗泽还真不是家个东西,连他老子都不放过,简直没人性。”

    石友三:“至于这个被杀的事情,很大部分是自己的权利贪念想要做主洪兴社,一方面对你的嫉妒,害怕洪老爷子不看亲面传了给你,其实都是他自己在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再加上内部混进去的英美特务怂恿作祟,少爷和他们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人联手作出这种天理不容的事。”

    辉少:“你都知道,怎么不抓他们,你不是公安吗?”

    石友三:“还不是时候,现在香港仍没回归,但已经是在咫尺的故事了,现在管理权任然在英国手上,在资本主义制度下要办洪兴社的余党还得依靠引渡条例,英国政府未必允许,所以我们只要等到7月1日的到来,主权正式由中国政府接手之后,那公安办事就容易得多了。香港早这个时候比较特殊,新旧交替的时期太为敏感,不宜太大动作。”

    辉少:“石兄弟讲得有道理。现在的确是不太适合,况且洪兴社此时的力量还很强大,亲英美政府的特务也不至于轻易善罢甘休,事态相当复杂。”

    石友三:“少辉你明白就好,我们现在有个计划,为了保护你和家人的安全,我们和大陆公安已经把青城雷家的各位嫂子和老夫人安排在一个较为安全的地方,李健说你雷少辉放一百个心好了,他拼了小命也会照顾嫂子的。”

    辉少:“小李子?友三你竟然还认识小李子?!真是好兄弟,解除了我的后顾之忧,好好让我雷少辉动动身手,大展拳脚一下,动到我头上来了,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了。”

    石友三:“我和小李是同一届公安学校毕业的,大家还是校友来的,这次是人在江湖,好个人照应!”

    辉少:“那行,我们现在怎么做?办办那群杂碎!”

    石友三:“首先是从内部破坏洪兴社,然后里应外合,一举歼灭余党!”

    辉少:“里应外合?但我们在洪兴社内部的势力已经土崩瓦解了,还有混在里面说的上话的线人吗?”

    石友三:“少辉,还有一个人——你忘了雅儿吗?”

    翌日,香港街头的八卦新闻报刊杂志到处都在报道着洪兴社领头人物去世的消息。

    各版面的头版头条用最显眼的文字图片诠释着这个事实。

    “洪兴社龙头老大及部下遭遇帮派厮杀,魂归九天”

    “二把交椅洪兴少爷车祸罹难”

    “隆重丧礼今起举行悼念”

    沸沸扬扬漫天飞舞。各种歪门的,八卦的,半真不假的,道听途说的消息满天飞,总之大概就是在报道一个现状,用简单的话去掉修饰以后来讲就是陈述了洪老爷子等人死了,洪兴社易主了,他雷少辉不幸外出驾车失措,发生事故遇难了,现在正在自己家举行隆重的葬礼。至于这个葬礼辉少本来不是怎么很情愿的,自己看着自己的黑白照相被挂在上面受人祭拜,心里不是怎么很是滋味,但假戏做全套,结果被石友三赶鸭子上架了,由不得他的意见灵堂就已经布置好了。

    辉少:“现在看着也习惯了,我还挺上镜的。”

    雁奴:“呸呸呸!大吉大利,爷你长命百岁!”

    辉少:“可惜奸人当道。”

    原来是洪宗泽和那些余党假惺惺地赶来拜祭,不管怎么说,人死为大,他们还来踩场子,捅了人一刀再把人葬了,不是奸人当道是什么?

    过两天就是香港回归了,石友三已经联络好他们派来的那支数十人的部队,训练有素,装备精良,个个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但毕竟人数有限,不仅需要借助辉少的帮助,还得从内部靠雅儿入手。自然辉少和友三决定联手的第一步,就是夺回香港洪兴社。有了后援,还有如骚儿打点的一些势力加上松田一郎那边断了日本申卯组的后路,辉少做起事来心里有个大底,现在安之若素。

    葬礼上辉少还见到了雅儿,看她深信不疑地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辉少难免有些不忍,不过雅儿留在了洪宗泽身边,接下来的破坏就容易得多了。这姑娘心思不多,太早告诉她可能会藏不住,被那些奸人发现就不好了。

    过不到几天,诈死事件暂时告一个段落,看来洪兴社那帮余党是信心满满自己的奸计得逞了,疏于防范,这些日子以来一直莺歌燕舞,其乐融融。而雷少辉顺利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那么继续

    石友三:“现在是敌人众多、但安逸以后弊端就容易暴露无疑。他们每派间各怀鬼胎,肯定最后会采取分化策略。洪宗泽基本是个没多大能力的傀儡人物,让他们对个没领导组织能力的上位,权利好控制得多。我们导演这出辉少被杀身亡的戏,消除了敌人们的外部压力了。正好让洪兴社和台湾斧头帮、日本申卯组之间那点共对外敌的合作没了、一旦他们不再互通有无、就会开始猜忌、攻讦,我们只要坐收渔翁之利就行了,哈哈哈哈!快哉!快哉!”

    辉少:“原来你们早先就有埋在各派里的人,狡兔三窟,难怪这么有信心了。”

    石友三:“其实矛盾是早就存在的,我们只是吹下暖城风,让矛盾激化的快些,也要他们的弊端存在才行,否则人身体里没有原癌基因的话,吃什么都不会有癌症的发生。”

    辉少:“诱惑只针对经不起诱惑的人。”

    石友三:“机遇也只给有准备的人!”

    辉少:“如果雅儿愿意,我到想把她带出洪兴社,总比被那孽畜强占着好。”

    石友三:“恐怕事情没那么简单。”

    当然这只是一句很笼统的话,事实上这个不简单立刻就体现了出来,强龙难压地头蛇。以前黑社会几百年保存下来的根基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不是没有他的道理的。猫变得越来越灵活变通,老鼠也在被追逐的道路上学会了怎么集群和避重就轻。总之你有上梁绳,我有过墙梯,各施所长。于是,一个结党营私的帮派群体形成了,就算最后不幸做了鸟兽散,也散得相当有艺术性,只要不斩草除根,他们就会以另一种形式在另一个时间用另一个地点出现,而且是风光依旧。石友三他们见过这种情况的多了,也很容易把这种艺术性和顶头上司的“分配调遣”联系起来。其实要治就治本,不可只是治标,否则容易“春风吹又生”。黑社会存在有他的根基,铲除也绝非一朝一夕。

    随着香港回归的日子就屈指可数了,辉少和石友三他们已经开始酝酿整个活动,严谨策划,不能让上次差点送了小命的疏忽再次发生。

    而洪兴社内部此时闹的沸沸扬扬的矛盾已经白热化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弊端日益暴露无疑。辉少和雅儿也联系上了,那丫哭的稀里哗啦,全然不顾清纯玉女的形象,让辉少觉得她是看到鬼被吓傻似的。果然不出辉少所料,雅儿的认知还只是以为辉少的的确确是出了车祸,结果不行罹难,洪宗泽那混蛋说得简直颠倒是非黑白。辉少仔仔细细地把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说给她听后,接下来是很长时间的沉默。

    雅儿:“这次他做得太过分了,宗泽本质并不坏,只是容易塑造和扭曲,自卑心过剩。我想再怎么他也不会对自己的父亲有意加害的,大多是受了那些造反派的唆使。你雷少辉可以不了解他,恨他,但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不想看到他变成现在这样,弥足身陷,你们只要有用得到我的地方我一定尽全力帮助!”

    辉少:“那麻烦你了。”接着跟雅儿咬了几句耳语。匆匆离开。

    一夜安宁,似乎预示着暴风雨前的宁静。

    香港回归的倒数计时板在繁华又车水马龙的街头随处可见。

    有了雅儿这个“情报员”,辉少和石友三是“足不出声,晓知天下事”。

    这给他们的消息和一些行动计划做了铺垫。

    这几天的香港,是兴奋和恐慌的结合体。表面上张灯结彩,旗鼓声张,暗着里社会越发动荡,人心不安。许多电视、报章、杂志及媒体都普遍“看死”回归后的香港,在资本主义高度发展的港岛人来看,无疑社会主义是另一种完全不同的社会方式,从先进到落后这种想当然的认知,那是不了解真实的小孩在判断地逃离现状。因为担心政治经济的不稳定和大肆变动,成千上万的港人离开香港。辉少他们在街上也常能看到拎着行李箱的人潮。

    混乱的糟糕的悲观的想法总是突然产生,如果不加以控制,就会导致不好的结果及动荡产生。海定才能波宁。

    江湖告急。雅儿说洪兴这时候内部其实已经人人自危了,97年6月29日,接下来的24小时,是香港回归前的最后的24小时,洪兴内部各种势力,各色人物,可是可以对号入座的影响香港的各科势力。

    香港人此时的迷惑不无道理。对前途的迷惑,想方设法找出对自己未来会造成重大影响的势力,回归后的香港何去何从,未来会怎样,洪兴内部由于没了洪老爷子有力的调剂,各黑势力与左派右派政党的亲热分子开始搞分裂,纷纷施展解数,明争暗斗相当激烈。看不清前方道路,才会对前途问题产生些许担忧。

    辉少:“其实这只是香港人一知半解,对大陆政府的优势不明白,有他们想的那么坏吗?”

    石友三:“人只看眼前能拿得的利益,权衡以后才会知道,时间会证明一切的,过不了几年,这些人都会回到他们的故乡,香港一定会发展得好过现在!”

    辉少:“这个石兄弟怎么那么大把握?有什么内幕吗?”

    石友三:“我说出来还不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了。中央给了香港好多政策优惠,大陆这块市场的肥肉,如果放松界限,降低门槛,香港的企业还不是也望着?这就是香港发展后续潜力,不是我石友三一人在这边夸夸其谈!”

    辉少:“你说嘛,英国都占着近一百年了,好容易把香港建设发展起来,成了东方明珠,突然要这么割他块肉,断他根翅膀,你说他能愿意吗?”

    石友三:“不说还好,这群鬼子!还真准备赖了不走了,也不看看我们国家现在好欺负么?!”

    辉少:“他们还真做了什么?”

    “可不是么!”这时候从旁边插过来一个声音,“那边刚刚来的情报,有兄弟是做为海军护卫舰大队的一名水兵,可让我们真真切切地感到了这种神秘的压力了啊。听说他们部队在进行着如火如荼的香港回归教育。这时,上级的一纸通报突然就这么下来了,说是英国为了显示其军事存在,准备在香港回归的前夕,派遣一支舰队,对亚州一些国家进行友好访问。”

    石友三:“简直放屁!”

    路人甲:“当然进行友好访问是假,显示其实力才是真。这点他们可是知道得清清楚楚的。一直处于一种内紧外松的氛围中。结果大队广播了响了起来,“紧急备战备航,紧急备战备航”。吓的那兄弟裤子才拉了一半连忙杀出茅厕去准备装备,抓起橙子就向舰上跑去。嘿,这说到顺手抓东西带着吃也是有理由的。在和平年代,突发而至的任务哪里有这么多?平时就只是一些例行性的训练任务,所以,不出海的日子,舰艇上的菜都是当天补,当天吃。毕竟冰冻的肉不好吃,蔬菜在舰上也不好存放。这么个紧急任务,自然来不及准备,先填了肚子,哈哈,那小子,真有他的。”( 娇艳异想 http://www.baishu6.com/12_12959/ 移动版阅读m.baishu6.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