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网游小说 > 网游大相师 > 正文 第八百六十九章 小葵不见了
    “厉害了,无论谁掌握这道符箓,都能够轻而易举的成为百年难得一见的大降妖师啊。”

    细细体会着【番天印咒】的功效,就连左旸都颇为意外的叹道。

    “降妖师”其实只是一种世俗的称呼,现实中但凡有能力搞定那些妖魔鬼怪的奇人异士,都会被人们称为“降妖师”,但“降妖师”也分能力强弱,有些人能够搞定的只有那些孱弱的孤魂野鬼,遇上稍微有些道行的就只能退避三舍了,否则必受其害。

    “大降妖师”则不同,或者说“大降妖师”其实根本没有一个确切的界限。

    只有强大到能够给人们带来重大灾难的鬼怪出现时,能够将其压制或是击溃,拯救万民于水火之中的降妖师,才配得上“大降妖师”的称号。

    所以说,“大降妖师”是应运而生的,这是一种至高无上的尊称,而非某个境界。

    放在古时候,“大降妖师”都会被当朝皇帝行国师之礼,此后有一部分“大降妖师”会被供养起来成为国之砥柱辅佐皇帝,可保一朝盛世,当然,也有一部分不愿落了俗套,依旧坚持闲云野鹤一般的生活,但有些话语在皇帝那里的分量,依旧绝非当朝重臣可比。

    不过,左旸对所谓的“大降妖师”并没有什么兴趣。

    他那句感叹,主要是在描述【番天印咒】的强大。

    与这道符箓的强大相比,那减寿5年的副作用看起来似乎就没有那么不可接受了,更何况左旸现在已经是神相境界,少说活个几百岁都不成问题,减寿5年其实并不是什么大事……另外,他可是要成为“通天神相”的男人。

    一旦成了通天神相,那可就是“寿与天齐”了。

    减寿?

    什么是减寿?

    深吸了一口气,左旸尽快平复了一下心情,回过头来时,却见“黑炭”此时正缩在床的角落里不断的发抖,仿佛正在遭遇什么极度恐怖的事情一般。

    最令人不解的是,他的床上,也就是黑炭之前趴着的地方,不知何时已经湿了一片,即使不凑近了去闻,也能闻到一股淡淡的骚味,猫尿特有的那种骚味……

    这是什么情况?

    黑炭可不是一般的猫,它是极有灵性的猫魑,甚至比很多人还要懂事,自打左旸将它带回来之后,即使从未经过训练,它也从来没有随地大小便过,甚至因为体内融合着一个女孩的灵魂,每次去卫生间方便,还会特意将卫生间的门给关上,免得被左旸看到。

    “黑炭,你这是怎么了?”

    左旸奇怪的道。

    但看到手中那道刚刚完成的【番天印咒】,他似乎已经明白了什么。

    果然。

    “主、主人,能不能把那道符拿远一些,它散发出来的力量让我觉得,我随时就要灰飞烟灭了,求你了主人……”

    黑炭一双眸子颤抖着望着左旸手中的【番天印咒】,战战兢兢的道。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即使是猫也不例外,左旸仅仅只是通过黑炭的眸子,便能够清晰地看到它那发自内心的恐惧。

    要知道,当初便是【丁兰尺】也不曾给黑炭造成如此之大的影响。

    它是很讨厌【丁兰尺】上面散发的气息,并且一刻都不愿意接近【丁兰尺】,但那还算不上恐惧,起码远远达不到现在这种程度。

    由此可见【番天印咒】对妖魔鬼怪到底有多么大的威胁……

    “好,知道了。”

    左旸点了点头,立刻将手中的【番天印咒】撕了个粉碎。

    刚才画这道符箓的时候,他虽消耗了一滴精血,但到了他这个境界,精血的数量已经完全够用,没必要这么节俭。

    当然,最重要的是,黑炭自打归顺了他之后,一直都很乖巧,之前的约法三章也从未逾越半步,左旸并不想让这个家伙整天活在惊恐之中……反正只是一道符箓嘛,需要用的时候可以再画,要是非要留着,这气息可不是随便一道镇魂符能够压得住的。

    ……

    次日晚上。

    左旸十点准时下了线,从今天开始不用再临摹符箓,准备活动一下就去休息。

    “今晚好运气,老狼请吃鸡,你打电话我不接,你打他有啥用啊~~~你打他有啥用啊~~~”

    这是左旸很喜欢的一个老电影里面的手机铃声,于是便从网上下载到了手机里,设置成了自己的手机铃声。

    所以说,这是来电话了。

    左旸拿过手机看了一眼,居然是龙大白。

    对了,今天是星期五,作为锦绣工作室的兼职成员,龙大白和龙小葵兄妹都会在晚饭之前来到小别墅,今晚和周六周日就都待在工作室了。

    左旸仔细回忆了一下今晚吃饭时的情景,好像……似乎……可能……饭桌上确实空了两张提前预留出来的椅子,这兄妹俩今天没来?

    那么,龙大白现在打电话过来干什么?

    请假?

    请假应该给陈怡打电话啊,为什么要打到我这里?

    “喂?”

    如此想着,左旸接通了电话。

    “喂,旸哥,小葵不见了!”

    电话刚一接通,里面便立刻传来了龙大白那焦急的吼声。

    还好左旸不是耳机党,否则直接就阵亡了。

    饶是如此,左旸依旧连忙将手机拿的远了一点,掏了掏有些耳鸣的耳朵,才道:“怎么回事?你别急,慢慢说。”

    “今天下午我有课,小葵他们班里没课,所以小葵就一个人跑去逛街了,约好了下午5点在我们的出租屋里见面,然后一起去你们工作室。”

    “结果我下课以后回了出租屋一直等不到她,打电话也一直是关机状态,于是我就给老板娘打电话,看看她是不是已经提前去了你们工作室,结果没有,然后我就接着等,想着兴许是这丫头手机刚好没电,又贪玩忘了时间,一会就回来了,结果一等就等到了现在。”

    “这个点,大多数商场都应该关门了,她又从不去那些夜场玩,就算要去也会提前给我留个信儿的……所以我敢肯定,她肯定是遭遇了什么意外!”

    “旸哥,你快帮我找找吧!”

    龙大白几乎没有呼吸,一口气便将要说的全部说了出来。

    :( 网游大相师 http://www.baishu6.com/0_718/ 移动版阅读m.baishu6.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