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历史小说 > 三国小霸王 > 正文 第2470章 八濛山
    徐晃挑选了一千精锐,悄悄地出了大营,在王平和几个汉巴士卒的引领下,翻越凤凰山,沿着城东的山岭一路向南。

    在之前的小规模交锋中,吴军斥候占尽了上风,宣汉周边根本没有蜀军斥候立足之地。徐晃出城后不久就没入山林,消失得无影无踪。而他的主力犹在,大营也没有挪动位置。

    很快,黄忠放出消息,因徐晃未能及时夺取宕渠,又处置不当,导致与巴人部落发生流血冲突,免去其前锋营大将的职务,顺理成章的临阵换将,随即又向宕渠进兵,前锋进指七道岩。

    黄忠的声势造得很大,张任收到消息,高度紧张,一面急报曹操,一面加强防务,准备就地阻击,消耗吴军锐气,再择机撤退。

    两天后,黄忠到达七道岩,与张任隔水相望。

    但黄忠到达七道岩之后并没有急于发起进攻,他派人上山伐木,准备打造攻城器械,又派人四处探查地形,做出包抄张任身后的姿态。

    张任收到消息,大惑不解。吴军远道而来,所携带的粮食有限,他们应该急攻才对,为何如此从容?

    张任很紧张,连续数次急报曹操。他曾在娄关一带与贺齐所率吴军作战,深知吴军擅长山地奔袭,战力也很强,一旦被他们包抄,自己凶多吉少。即使曹操来援,也可能是一场恶战,胜负难料。

    收到张任的急报,曹操也有些不解。他反复考虑后,决定接应张任后撤,退守滚龙坡。滚龙坡离宕渠很近,运输方便,也不存在被黄忠穿插包抄的空间,更加稳妥。

    他不相信黄忠能这么快解决粮食的问题。也许多等几天,黄忠就不战自溃了。

    接到撤退的命令,张任却不敢轻易撤退,生怕被黄忠追击。他命将士们全副武装,半夜时分下了山,在渠水边埋伏,然后派出两个百人队,袭击黄忠的大营。

    黄忠虽然没有发起进攻,大营却守得很严,没等蜀军接近大营,营外的游徼、暗哨就发出了警报。大营中鸣金报警,火把一个接着一个的亮了起来,弓弩手们冲上了营垒,准备接战。

    蜀军本无战意,见吴军警惕,立刻趁着夜色撤退。

    月黑风高,吴军生怕中伏,也不敢轻易出营追击,只是急报黄忠。趁着这个空当,张任下令拔营,除了留下部分将士殿后,其他将士都登上准备好的木筏,顺水而下。为了掩饰行踪,每个木筏上只准举一个火把,所有人都蹲在木筏上,尽可能的不要发出声音。

    潜伏在渠水两岸的吴军斥候发现了蜀军的动静,却看不清楚,远远的只能看到黑乎乎的一团。等他们冒险摸到附近,确认木筏上全是人时,蜀军已经顺水漂出十几里地了。再等他们将消息传回大营,天都快亮了,根本来不及追。

    黄忠收到消息,派人到七道岩查看,张任的大营里空无一人,但营盘却很整齐,甚至连战旗都没有带走。看起来就像是人都在,只是没看到而已。

    黄忠闻讯,亲自查看了一番,感慨不已。他对随行的诸将说道,你们仔细看看,换成你们,你们能做得更好吗?你们在进步,对手也在进步,你们还有什么资格轻敌?

    诸将无言以对。

    虽然没有发一矢,放一箭,但黄忠轻取七道岩也是一个不错的战绩。借着这个机会,阎圃建议黄忠向宣汉的百姓借粮,以一月为限,绝不耽误百姓们的正常生活。

    有黄忠的战绩担保,又有天师道的信誉支持,加上黄忠进驻宣汉后严肃处理徐晃,整顿军纪带来的积极效应,宣汉百姓陆续拿出了家里的存粮,让黄忠又多了几天的时间。

    随着粮食不断入营,紧张的形势稍微得到了一些缓解,全军将士也慢慢恢复了士气。

    黄忠率部进逼滚龙坡,与曹操本人对阵。

    与七道岩不同,滚龙坡两侧都是山,从两侧包抄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曹操派重兵守住正面,坐等黄忠来攻。

    黄忠依然从容自若,有条不紊地扎下大营,然后派人将张任的战旗坚在阵前,开始骂阵挑战,重点就是当年在南阳的战事。十几年前,黄忠初登战阵,一战斩杀夏侯渊,再战射瞎夏侯惇一只眼,这样的战绩用来骂阵,最为合适不过。

    吴蜀双方将士大多不知道这段故事,听了骂阵将士添油加醋的故事,这才知道黄忠当年这么威风。

    曹操不为所动,勒令诸将,敢言出战者斩。

    八濛山,渠水侧。

    徐晃坐在一段倒伏的树干上,目光透过稀疏的枝叶,看向远处的渠水。

    他在这里已经等了两天。

    在王平等人的带领下,他们在山谷中穿行了六天,顺利到达八濛山。半路上,王平等人不仅提着砍刀在前面开路,还指点他们随手摘取路边树上的果实充饥。遇到沿途的村落,也是他们前去商借粮食。

    比起一口中原腔的吴军将士,说着本地土语的王平等人更能得到百姓的认可,他们不仅顺利地借到了粮食,偶尔还能得到几壶酒,或是一片风干的野味。

    若非如此,他们随身携带的粮食根本不够到达八濛山,走到一半就没了。

    有了这段经历,从徐晃到普通的吴军将士,对王平等人的印象都大有改观。细想起来,之前在西城时的确有些过份了,言语上的冲突不说,还借着演习的机会下狠手,把他们打得鼻青眼肿。

    王平也很惊讶。吴军的体力和山地行走能力比他想象的还要强,几天山路走下来,没有一个掉队的,连叫苦的都没有。一千人孤军深入,除了随身携带的弓弩刀矛,他们连一具重弩都没有,却还是那么自信从容,谈笑风生。

    与他们相比,号称精锐的板楯蛮也自愧不如,没什么骄傲的资本。

    如果能率领这样的精锐作战,建功立业何难?王平心动了,态度也不知不觉的发生了变化,有意无意地向徐晃身边凑,竖起耳朵,倾听徐晃的每一句话,睁大眼睛,看徐晃的每一个安排,抓住一切机会学习。

    他现在是都尉,既然帮了徐晃的忙,黄忠就算不能给他升职,至少也不会降他的职。他的统兵能力和吴军的都尉还是有不小距离的,不趁着这个机会提高自己,将来指挥吴军士卒作战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将军,喝口水吧。”看着徐晃将一小块干粮咽了下去,王平立刻递过水壶,时间拿捏得不早不晚。

    徐晃接过水壶,咕咚咕咚喝了一大口,又递还给王平,顺手用袖子抹了抹嘴。

    “将军,我们在等什么?”

    “等过往的船只。”徐晃说道:“押送辎重的船只。”

    “垫江方向来的?”

    徐晃回头看了王平一眼,笑了起来。王平的话不多,但是反应很快,往往他说一句,王平就知道下一句。这说明这个人思路很清晰,而且考虑得很全面,很多事情他都已经想到了。

    “子均,如果有机会,读点书吧,或者进讲武堂学习几年。你有做方面之将的潜质,不能浪费了。”

    王平笑笑,却没说话。

    “据我之前打探到的消息,曹操来得也很匆忙。我们到宣汉前几天,他才到宕渠。大军行动,需要的物资很多,很难一下子带全,只能后续转运。我估计,就这两天,垫江方面肯定有船队到。如果能劫了那些船队,不仅能解决我们自己的问题,还能打痛曹***着他撤回宕渠。”

    王平皱皱眉。“行军作战,岂能不多带军粮、辎重,还要再次转运?”

    徐晃忍不住笑了。“子均,曹操是蜀王,这次来宕渠作战又有稳定人心的用意,岂能不多带仪仗?曹操麾下将领也大多出自豪富之家,他们可不是吃饱穿暖就行的,必然要带大量的奢侈之物。那些东西最是占地方,没有亲眼见过的人是想象不到的。你能相信他们为了喝杯酒时热闹一点,就带上几十个歌舞伎吗?”

    王平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我看到了曹洪的战旗。如果我猜得不错,曹洪应该就在宕渠城里。这是个泡着蜜酒长大的人,不管到什么时候,他都不会亏待自己。”徐晃微微一笑,又道:“当然,也不会亏待我们。”

    徐晃身边的亲卫笑了起来。王平想了想,也难得地笑了。如果徐晃的分析准确,这一战的收获肯定不会小,比起单纯的截断渠水更有意义。

    为此多等两天也是值的,哪怕为了节省粮食,每天只能吃一餐。

    功夫不负有心人。第三天早上,徐晃终于等来了盼望已久的船队。

    船队很长,前前后后有三十多艘船,而且都是大船,吃水很深。即使这一段渠水并不急,也无法完全依赖船夫的撑篙和船桨,不得不借助纤绳的力量。

    从那些拉纤的人群中有男有女来看,这些纤夫显然都是从附近征发来的民伕。

    船上的人显然没有想到这里会出现伏兵,神态都很放松,虽然有全副武装的士卒当值,但来回走动的人也不少,楼船上还能看到载歌载舞的女子挥起的衣袖,仔细听,还能听到热闹的乐曲声。

    徐晃等人还没听出是什么歌曲,一旁的王平已经变了脸色,有一个巴人恶狠狠的骂了一句什么。徐晃没听懂,但他看得出来巴人的愤怒。

    徐晃也没时间去管这些事,随即下令准备出击。

    一声令下,早就准备好的士卒开始行动。几段连枝带叶的大树被推入河中,一些士卒向岸边埋头拉纤的民伕冲了过去。几个巴人战士冲在最前面,一边挥舞战刀,将押送的士卒砍倒在地,一边用土语大声叫嚷,示意拦纤的民伕赶紧让开,免遭无妄之灾。

    看到熟悉的巴人战士冲过来,原本无精打采拉纤的民伕们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扔上套在身上的纤绳,向身边的蜀军士卒扑了过去,几个围一个,将蜀军士卒扑倒在地,拳打脚踢。一个年轻女子一声大叫,死死地抱着一个蜀军士卒,张嘴就咬,硬生生撕下一块肉,咬牙切齿的嚼了几口,嚼得满嘴是血,面目狰狞。

    冲出来的吴军士卒看得目瞪口呆。

    蜀军措手不及,被打得鬼哭狼哭,抱头鼠窜。即使有反应快的,冲上来阻拦,也不是巴人战士和吴军士卒的对手。王平带着几个巴人战士冲在最前面,大砍大杀,吴军跟在后面推进,配合默契,势如破竹。

    八濛山不愧是打伏击的好地方,前面一堵,后面一截,整个船队插翅难飞。

    楼船上的蜀军将领根本没有心理准备,听到吴军出击的战鼓声时,还以为是蜀军在附近演习。等他们看到吴军的战绩时,刹那间全傻了。

    这里离宕渠还有六七十里,怎么会有吴军出现?更重要的是昨天晚上还有船从这儿经过,也没听过有埋伏啊。

    这些人究竟是从哪儿来的?

    战斗结束得很快,除了大部分人上岸跑了,船一只不少,全部被徐晃缴获。收获之多,连徐晃自己都没想到。唯一的遗憾是粮食有限,只有两千多石,剩下的都是酒肉、衣物,还有不少蜀锦、漆器等奢侈品。

    看样子,这应该是曹操准备用来赏赐的物资。

    好在徐晃只有一千人,两千石粮食足够他吃一个月,船上的箭矢也够他用一阵子。尤其是那些安装在船上的重弩,补上了没有重型武器的短肋。

    徐晃清楚,宕渠的蜀军很快就会收到消息,会第一时间赶来争夺这些物资,所以他第一时间命人搬空了几艘大船,又装上石块、树木,凿沉在渠水中,作为阻击上下游船只的障碍。

    徐晃将王平叫了过来,指着那些衣物和奢侈品说,这些东西我们都用不着,你让那些百姓帮我们搬粮食、武器,这些东西都送给他们,当作酬劳。如果有愿意协助我们作战的,可以留下,拿双份。

    王平大喜,随即召集民伕,宣布徐晃的命令。

    民伕们欢声雷动,浑身充满了使不完的力气,仅用了一个时辰,就将几十艘满载的大船搬运一空,根本没用徐晃的部下动手。( 三国小霸王 http://www.baishu6.com/0_29/ 移动版阅读m.baishu6.com )